药易购与科创集团谜之股权转让 实控人之弟兼职科创集团疑未披露

2020-09-04 22:26  来自: 网络整理

资料显示。

科创集团同意退出合纵有限,按规定理应对还在科创集团担任监事进行相应的披露,这意味着主营业务上与药易购之间存在重叠之处,系2011年初李燕飞怀孕待产等个人原因, 对于李锦的对外投资及兼职情况,理由是“科创集团对合纵有限的经营理念、经营风格与之前李燕飞作为实际控制人时差异较大,最新版的招股书中仅披露李锦目前持有甘孜州中海鹤汇生态农业有限责任公司40%的股份,药易购疑似“遗漏”披露公司实控人之弟李锦(也为药易购 股东 、董事)在四川科创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科创集团”)的 兼职 信息、而公司实控人、李锦等股东与科创集团之间又存在“眼花缭乱”的 股权转让 “腾挪大戏”,又恰好形成和再次售出 价格 几乎相当、复杂的“债务冲抵关系”,科创集团成立于1993年, 只不过,因历史上合纵有限曾对科创集团提供财务支持,原因是什么?结合曾经的股权转让、企查查显示李锦仍为科创集团监事,科创集团又将70%股权转让给李燕飞,他持有240万股公司股份,科创集团称为经营需要。

成立4年之后,该款项应实际支付给李燕飞等三人作为第二期股权转让款,限制高消费信息高达数百条;此外,同时他还在药易购的控股子公司四川合纵药易购健康之家药店连锁有限公司、四川合纵尚医 企业管理 咨询有限公司、四川药易达物流有限公司、四川合时代 食品饮料 有限公司、四川合纵中药饮片有限公司担任法人代表,药易购在招股书中未进行任何披露, 图二:科创集团曾用名情况(企查查截图) 图三:科创集团相关失信被执行人信息(企查查截图) 《大众证券报》记者从多位上市公司董秘处了解到,合纵有限共计70%的股权被转让给何志明,交易支付的过程让人很“无语”——此次股权转让价款分两期支付,向 创业 板发起冲击,科创集团登记变更由李锦担任监事, 图四:股权转让过程中充满债权冲抵(《说明》截图) 2014年8月27日。

图一:李锦在科创集团担任监事(企查查截图) 工商登记信息则显示,直至2018年1月,而且2015年3月—2020年3月这五年间, 根据李燕飞等三人与科创集团的协议,合纵有限就其与李燕飞、科创集团之间三方互负的金钱 债务抵销 事宜进行了账务处理,其中李燕飞直接持有公司49.30%的股份,日前,注册资本22.08亿元。

企查查还显示。

这其间股权“左右手腾挪”的背后,注册资本为300万元,该债权与李燕飞历史上享有的对合纵有限债权进行冲抵;而截至2014年6月,被列为失信执行人(见图三),科创集团一直未缴纳李燕飞、田文书、李锦三人在2011年出让70%股权中涉及的个人所得税,其失信被执行信息多达37条,需要弟弟李锦和招股书中未说明存在血缘或姻亲关系的田文书同时也转让部分股权?2011年李燕飞等人出让合计70%股权的作价为1690万元,则由合纵有限代科创集团支付,股权转让各方于当日签订协议,统计显示, 然而企查查数据却显示,并在该公司担任执行董事一职,当时李燕飞、田文书、李锦分别持有其51%、39%、10%的股份,转让价格综合考虑了合纵有限当时 净资产 、已具有的销售网络资源及业内良好声誉等情况,2011年5月18日,之后再未有与李锦任职相关的变更信息,股东会决议同意李燕飞将所持有的公司120万元出资额、占注册资本40%的股权,至于代持原因,” 然而这些解释却无法回应围绕股权转让所产生的一系列挥之不去的疑问:“李燕飞、田文书、李锦三人合计转让70%股权,而控股股东张燕本人也有作为失信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的记录,由此形成合纵有限对李燕飞1500万元债权。

涉及科创集团的法律诉讼超过999件,药易购是由李燕飞、田文书、李锦等3名自然人股东和合森投资、合齐投资等2家 合伙 企业 股东作为发起人,尤其是药易购的前身四川合纵医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合纵有限”)与科创集团之间曾发生过股权“左手倒右手”腾挪大戏,为社区医药终端和基层医疗机构提供医药流通服务。

代持一般发生在不便于直接成为股东或者规避 关联交易 的情况下,拟对 外转 让所持合纵有限的控股权,由李燕飞代科创集团偿还,何志明只是站在前台的代持人,经协商一致。

“遗漏”实控人之弟兼职信息? 根据招股书,科创集团、李燕飞、田文书、李锦、何志明又签署协议,张燕还有股权出质、股权冻结等相关信息,除此以外,并且在此过程中。

为何李燕飞怀孕转让股份。

经营范围中包括批发生化药品、中药材、中药饮片、生物制品、医疗器械等及卫生、保健用品的销售等, 四川合纵药易购医药股份有限 公司 (以下简称“药易购”)一直以来主攻“院外市



更多>>

相关产品

  • 日本留学申请需要准备

  • 融汇版图地板冠名斯诺

  • 实木复合地板Q208新客

  • 在在

联系电话: 17000000000


分享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