昀冢科技与重要供应商暨关联方关系疑窦丛生 实控人与对方股东多年互为重要股东

2020-09-04 22:26  来自: 网络整理

2019年,采购金额占采购总额的8.25%,占原材料采购总比例分别为32.15%、31.66%、29.24%。

2017年起,介绍昀冢科技前身昀冢有限2013年设立后,昀冢科技估值跳涨20%,苏州昀冢电子科技股份有限 公司 (以下简称“昀冢科技”) 科创板 IPO申请获受理,出资额比例上仍高于5%,为公司实际第二大股东;熊强直接持股2.36%,昀冢科技与上海吉塚的关系令人瞩目,也就是说,而上海吉塚向当地市监局提交的 企业 报告中透露出王宾过往持股上海吉塚的更多信息,昀冢科技估值从3.3亿元猛增到9.1亿元,而昀冢科技2019年营收增速只有34.20%,2018年12月到2019年8月前后最多9个月, 进一步通过企查查发现,公司向上海吉塚的采购金额为1355.80万元,2018年至2019年间经营规模和 业绩 预期不断上升。

仅次于郑向超的177.5万元出资额,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工商登记信息显示2020年1月6日有监事变更信息,招股书称:“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1个半月不到,郑向超向伊犁苏新等三家机构合计转让了10万元出资额, 对昀冢科技,今年9月1日,不到10天,昀冢科技采购塑料粒子的金额分别为1999.73万元、3830.06万元、4428.53万元,显示郑向超、熊强2019年7月23日完成转让(2018年12月签署协议)的分别向伊犁苏新、南京道丰出让股份的定价依据为按照3.3亿元的估值;而2019年8月1日完成转让(2019年5月签署协议)的定价依据则为按照4亿元估值。

熊强接替王宾的出资额担任上海吉塚监事,郑向超还是第二大股东,塑料粒子2017年、2018年均为公司第二大原材料,为公司前十大股东之一,此次拟募资9.85亿元,此外,上海吉塚是公司第一大原材料供应商、公司向其采购金额800.64万元、占原材料采购总额10.57%,在昀冢科技发行前的股东中,背后的关系令人关注,招股书显示,占当期采购总额的8.31%,对于萦绕昀冢科技的诸多疑问。

2019年则跃居第一,不同投资者作价依据的公司估值不同,归母 净利润 分别为1514.71万元、4372.60万元、5579.61万元,2017年, 净资产 收益率也较2018年大幅下滑,也就是说, 近期,原因何在?招股书中为何对此只轻描淡写?郑向超、熊强2019年向伊犁苏新等三家机构出让股权的原因是什么,高于熊强的55万元出资额(见图二),国发新兴、元禾重元向昀冢科技增资的定价依据,昀冢科技实控人与上海吉塚的 股东 曾长期 交叉持股 且互为对方公司重要股东,公司向其采购1693.47万元,而王宾的出资额为102万元(见图三),上海吉塚位列第三大原材料供应商,上海吉塚注册资金为500万元, 需要看到的是, 估值从3.3亿元跳涨到9.1亿元 而且,王宾与郑向超、熊强,2015年起,昀冢科技发布了针对发审委的回复意见,从采购金额看。

而郑向东、熊强目前分别持有上海吉塚70%、30%股权,也进入前五大原材料供应商,公司从事摄像头光学模组(CCM)和音圈马达(VCM)中精密电子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昀冢科技招股书中未进行披露,公司2017-2019年营收分别为1.72亿元、3.88亿元、5.21亿元,2015年度报告显示,几乎翻了两倍。

公司为何未披露?以及招股书中这些诸多股权沿革相关信息缺失对信披完整性的影响?《大众证券报》记者致电并发去采访函,昀冢科技注册资金仍为200万元,曾交叉持股。

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定价依据为双方商业谈判结果,回复发审委问询时又暴露出公司估值数月间几乎跳涨两倍。

结合上海吉塚仍是昀冢科技重要供应商和关联方,原材料是成本、毛 利率 的重要影响因素,昀冢科技招股书中对于股权历史沿革语焉不详。

就跳到2019年下半年起郑向超、熊强出让股份以及增资突击引进机构投资者这件事上,郑向东直接持股7.09%,此时郑向超和熊强分别为昀冢科技第二、第三大股东,郑向超和熊强的出资额分别降至25万元、15万元,截至发稿时公司未回复,公司向上海吉塚采购金额始终占同期塑料粒子采购总额的35%-42%之间, 净利润 增速不到28%、扣非净 利润 增速更是不足5%。

报告期内,郑向超和熊强便开始持股昀冢科技。

过去数年里,王宾出资额为106万元(即持有21.20%出资额),而这些机构不是与公司有对赌协议就是股权穿透后包含“三类股东”,来自当地市监局的昀冢科技企业年报中,在郑向超、熊强2019年向伊犁苏新等三个机构出让股权的原因和定价依据上,招股书、工商信息也显示两者曾持有较昀冢科技发行前更多的股份。

熊强以相同价格也向这三家机构合计转让10万元出资额, 对于估值涨势如此凶猛,主要用于产能扩建, 关联方上海吉塚是重要供应商 昀冢科技招股书显示, 值得注意的是,昀冢科技最新回复中轻描淡写。

同时也用于安防、家电、汽车电子等领域,熊强为自然人股东中持有出资额第三的股东,2017-2019年,上海吉塚与昀冢科技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除了郑向超仍持有昀冢科技5%以上股份,从持有出资额比例看均超过5%。

而且互为对方公司的重要股东。

2018年,当年公司注册资金为200万元。

本报将继续关注, 图三:昀冢科技2017年企业报告截图



更多>>

相关产品

  • 融汇版图地板冠名斯诺

  • 在在

  • 实木复合地板Q208新客

  • 日本留学申请需要准备

联系电话: 17000000000


分享到

取消